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通訊社主辦

大國爭建“太空互聯網”

2020-11-30 09:52
來源:半月談網

楊民青  

當前,全球“太空互聯網”建設競爭激烈,美國和俄羅斯長期居於領先之勢,中國暫處於落後位置。2020年4月,“衞星互聯網”被國家發改委劃定為“新基建”信息基礎設施之一,這標誌着2020年成為中國“衞星互聯網”建設元年。

美“星鏈”計劃衞星成功發射

太空互聯網系重要通信設施

“太空互聯網”就是通過向太空發射衞星,進而通過衞星在約1200公里的高空以同步方式繞地球運行,將通信信號傳輸到地面終端,實現為地球提供無縫信號的覆蓋和服務。

建設低軌道通信衞星網絡是通過太空衞星實現地面網絡在外層空間的延伸和補充。特別是在地球遭遇重大自然災害,地面通信網絡癱瘓之際,建立在地球之外、服務於地球的“太空互聯網”便顯示出優勢。

俄羅斯“格洛納斯”全球衞星導航系統總設計師表示,“太空互聯網”尤其適用於災區通信、與各海域船隻保持聯絡、危險貨物運輸監控等方面,優點在於不會完全依託地球上的某處設施,即使地面發生嚴重災害或其他意外,互聯網仍會穩定運行。

除應對特殊和極端的情況之外,“太空互聯網”之所以引起關注,還在於該領域具有廣闊的商業空間。據美國航天基金會數據顯示,全球航天經濟總量達3835億美元,其中,商業航天收入達3073億美元,約佔全球航天經濟總量的80.1%。

美俄領先,競爭激烈

多年以來,美國一直加緊研製和推進“太空互聯網”,與包括俄羅斯在內的國家展開激烈競爭。

據美國媒體報道,早在2008年11月,美國宇航局便宣佈,其下屬的噴氣推進實驗室已經完成“太空互聯網”首輪測試,有望成為人類第一個應用於太空中的通信網絡。2009年11月,美國思科公司製造的首個安置於“太空互聯網”的路由器隨一顆商業衞星的發射進入太空。“太空互聯網”路由器是利用商業衞星進入軌道的首個美國軍方有效載荷。2010年1月,美國國防部曾進行為期3個月的演示,用以測定在太空進行互聯網路由的軍事效用。

2019年5月,美國 SpaceX公司迎來了重要里程碑,他們將其太空寬帶網絡的首批60顆衞星送入軌道。據測算,“太空互聯網”年收入可達300億美元,或將成美國 SpaceX公司的“搖錢樹”。美國 SpaceX公司發言人表示,“星鏈”網絡可以為全世界仍處於未聯網狀態的大量用户提供廉價而快速的互聯網接入服務,併為對當前網絡服務感到不滿意的人提供更有競爭力的選擇。

在“太空互聯網”建設中,俄羅斯也不甘落後。早在2010年12月,俄羅斯就計劃構建“太空互聯網”,目的是支持航天器之間的聯絡,保障俄偏遠地區的通信,實現在地球上任何地點都能對航天器進行控制。這一項目立即得到俄羅斯政府有關部門的批准和支持。

俄羅斯當時組建的“太空互聯網”,由俄“信使”衞星系統公司負責研發。這家公司總裁介紹,俄羅斯的“太空互聯網”由48顆衞星組成,每顆衞星重200至250公斤左右,所有衞星都將在高度為1500公里的低軌道上運行。據稱,俄羅斯“太空互聯網”建成後,可以為全球提供語音通話、寬帶上網、視頻會議等多項服務。

中國也加入了這場“太空互聯網”的激烈競爭中。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推出的“鴻雁”全球衞星星座通信系統,計劃由300多顆低軌衞星和全球數據業務處理中心組成,可在確保網絡信息安全的基礎上,實現“溝通連接萬物、全球永不失聯”的目標。2018年12月29日,“鴻雁”星座首顆試驗星“重慶”號成功發射升空。不過比起領先國家,中國暫處於落後位置。

可以説,一場全新的太空競賽已然展開,其核心是衞星互聯網的資源爭奪。(作者系新華社世界問題研究中心研究員)

責任編輯:王靜

熱門推薦